当前位置:首页 » 检察动态 »工作动态

电白检察一案例入选广东省检察机关“守护海洋”公益诉讼典型案例

发布日期:2020-04-22 09:51:05 浏览次数: 455

电白检察一案例入选广东省检察机关“守护海洋”公益诉讼典型案例

4月21日,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发布广东省检察机关“守护海洋”公益诉讼典型案例,共收录案例5件,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诉周某清等4人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入选其中。


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诉周某清等4人

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关键词】

休渔期非法捕捞  渔政部门意见 增殖放流


【要旨】

渔业资源是发展渔业生产的物质基础,国家各项休渔、禁渔规定,既是增殖、保护渔业资源的重要措施,也是保障海洋生态系统平衡的重要措施。渔民为获取非法利益,不顾极端天气在休渔期禁渔区进行非法捕捞,检察机关通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灵活选取责任承担方式,要求其切实承担生态修复责任。


【基本案情】

2018年8月5日至2018年8月13日期间,周某清、王某珍、江某发、江某儒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在休渔期擅自驾驶粤茂滨渔16022、粤茂滨渔16043渔船到茂名市电白区电城镇竹洲岛海域附近的禁渔区使用禁用渔具捕捞鱼、虾、蟹等水产品。4人通过拆除渔船上的GPS定位系统躲避执法部门监管。8月13日,当年第16号台风“贝碧嘉”(热带风暴级)正在阳江市近海海面形成,周某清等人受利益驱使,不顾台风预警出海捕鱼,在海上遇险等待救援过程中,因害怕非法捕捞行为被发现,将剩余的鱼和渔网抛进大海。渔政、海事、边防、救援中心等部门收到求救信号后,调用数艘轮船和救援直升机持续搜救10多个小时,在台风登陆前将4人成功救起。4人承认了在休渔期内在禁渔区非法捕捞的行为。其中,周某清、王某珍出海非法捕捞3次,江某发、江某儒出海非法捕捞1次,合计非法捕捞沙丁鱼、立鱼等水产品100余斤。


【调查和督促履职】

2019年4月9日,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在对周某清等4人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一案审查起诉时,发现周某清等4人的行为可能损害国家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于2019年4月17日立案审查并于2019年4月23日在《检察日报》上发布公告督促适格主体提起民事公益诉讼。之后茂名市电白区检察院依法向茂名市公安局电白分局、广东省渔政总队茂名滨海大队调取了周某清等4人的讯问及询问笔录、扣押清单、签认照片等案卷材料。经审查上述案卷材料,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发现现有证据虽已足以证实周某清等4人具有非法捕捞水产品的行为,但因茂名市公安局电白分局、广东省渔政总队茂名滨海大队均没有扣押到周某清等4人捕获的水产品,而周某清等4人在茂名市公安局电白分局供述的非法捕捞水产品数量并不一致,因此现有证据无法证实水产品数量和种类。茂名市电白区检察院遂在调查取证时着重围绕该问题分别对周某清等4人展开细致询问并开展释法说理,周某清等4人最终交代了每次出海非法捕捞到水产品的数量,承认2018年8月5日至2018年8月13日期间累计非法捕捞了100余斤沙丁鱼、立鱼,并承诺愿意出资10000元左右人民币购买鱼苗进行增殖放流以修复受到破坏的海洋生态,向检察机关递交了包含该承诺内容的《请求谅解书》。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主动联系广东省渔政总队茂名滨海大队,围绕周某清等4人非法捕捞水产品案是否可以采取增殖放流方式进行生态修复、是否可以采取替代鱼苗、增殖放流鱼苗的具体数量、增殖放流的时间及地点等问题提出咨询,广东省渔政总队茂名滨海大队经过听取专家意见、走访调查后,向茂名市电白区检察院出具了《关于周某清等4人非法捕捞损害资源生态补偿的意见》,建议由周某清等4人在休渔期结束前在电白区电城镇下村渔阜海边投放45000尾黑鲷鱼苗进行增殖放流(总价值12000元)。随后,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在再次向周某清等4人调查询问时将上述意见反馈给周某清等4人,周某清等4人均表示愿意接受该意见。


【诉讼和执行】

2019年7月3日,因公告到期后相关组织没有对周某清等4人非法捕捞水产品案提起民事公益诉讼,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向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人民法院判令周某清等4人在电白区电城镇下村渔阜海边增值放流黑鲷鱼苗45000尾,并在茂名市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发表赔礼道歉声明。


2019年7月31日上午,该案在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4名被告人被判决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分别被判处拘役三个月至六个月,缓刑四个月至一年,并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放生黑鲷鱼苗45000尾,在茂名市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发表赔礼道歉声明。


2019年8月5日上午,在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监督见证下,工作人员对鱼苗的数量、规格及活力进行检查验收后,周某清等4人将4.5万尾黑鲷鱼苗进行集中放流,对非法捕捞给海洋渔业资源造成的破坏进行修复,检法干警、渔政执法人员、当地村委会干部及渔民群众等100余人参加了增殖放流活动。 


【典型意义】

因法律规定的追责条件存在差异,渔政部门执法和公安机关开展刑事侦查的取证目的和标准与检察机关办理公益诉讼案件有所不同,违法行为人造成公共利益的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往往未在刑事案件中查明,而这恰恰是提出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的基础,在整个证据链条中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由于海洋自身的环境特点,相关证据也较容易灭失。在办理本案时,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开展调查补充证据,为广东省渔政总队茂名滨海大队出具《关于周某清等4人非法捕捞损害资源生态补偿的意见》及提出增值放流的诉讼请求夯实了基础。通过检察机关的释法说理,周某清等4人深刻认识到自身违法行为危害,积极履行生效判决,公开增殖放流活动对社会起到正面引导作用,案件办理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